首页 - 广告服务 - 代理业务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会员中心 发布商机 网址加盟 资讯发布 服务中心

热线电话:400-6000-889
地区查询: 北京 安徽 山东省 江苏省 上海市 广东省 浙江省 福建省 重庆市 甘肃省 广西省 贵州省 海南省 河北省 河南省 黑龙江省 湖北省 湖南省 江西省 吉林省 辽宁省 内蒙古 宁夏 青海省 山西省 陕西省 四川省 天津市 新疆 西藏 云南省 香港 澳门 台湾 国外与其它

仪器/设备/耗材(121) 光纤光缆(102) 光无源器件(267) 光有源器件(98) 系统/网络/布线(256) 传感/照明/其它(61)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分类 >> 寻找新的增长引擎 长飞的突破性创新
   
寻找新的增长引擎 长飞的突破性创新
2012-11-22
 

在欧洲经济研究学派提出“创新环境”一词之后,国外学者根据此体系把创新分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后再创新三个层次。在国内,我们习惯把后者称之为“模仿性创新”,把前二者简称为“突破性”创新。

日前,长飞公司战略与市场部负责人林锋博士在接受《通信产业报》(网)记者采访时提到:“近两年的光纤光缆行业,模仿创新的扩张已经接近饱和,它对于经济的增值效应、乘数效应,以及对于行业的优化能力正在逐步衰减。市场、企业均需要新的增长引擎——突破性创新。”

诚然,此前20多年间,中国光纤光缆产业一直在模仿康宁、OFS等巨头,“这确实为我国产业减少了极大的市场研发风险。”林锋指出:“同时,也加速了产业成熟,无论是规模、价格抑或是产业的资本累积。”兼之我国市场需求的刺激,以及低劳动力成本所带来的迅速产业扩张,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光纤光缆制造基地。

然而,没有人愿意一直局限于做“制造中心”。

24年积累沉淀

1988年5月,当时的邮电部与荷兰飞利浦合资建立长飞光纤光缆有限公司。24年间,长飞作为民族光纤光缆产业的标杆企业与产业共同发展,如今,长飞位列光纤光缆全球排行榜第二名,仅次于康宁。

回顾发展历程,林锋坦承在产品、技术、生产工艺乃至市场方面,我国产业大多时间在模仿国际巨头。在产业成长初期,引进、消化、吸收的过程必不可少,而且十分重要,对我国通信业而言,这种模仿创新也为其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每当康宁、OFS等企业推出一些新的产品,而且国内需要这种产品时,长飞都能迅速开发出这种产品,扩大了产能同时降低了产品在中国销售的价格。”

也正是因此,长飞充分得到了国内市场认可,超过5000万芯公里的光纤光缆年产能使得长飞位居国内产业榜首。

同时,需要看到的是:在引进、消化、吸收的过程中,企业在逐步成长。

“今天,我们已经掌握了光纤光缆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生产流程、每一步的生产工艺以及生产设备的制造,”林锋介绍,“最重要的是,企业积累了一批有经验的生产人员、管理人员以及研发团队,这些是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

比如,在光纤光缆最核心的领域:长飞光纤预制棒年产能达到1500吨,已经实现自给自足,且同时能少量供应国内其他厂商,长飞PCVD工艺制备非零色散位移单模光纤和规模化生产的技术研究项目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同时,长飞生产的拉丝塔也已在业内广泛应用。

“自主知识产权”的累积效应让企业能真正自主,长飞已经做到。但并非整个产业都能完全自主。以正在不断扩大影响半径的“抵制日货”活动来分析,如果光纤光缆行业抵制日货,产业链是否会受到影响?

有专家从目前几大厂商在光棒产业的格局上做出如下判断:长飞不会受到影响、亨通可能受影响也较小,但其他企业的影响会比较大。长飞、亨通已经在此领域有很强的积累,而且在上一次日本地震中也表现出足够的抗影响能力;而其他多半企业有日系资本,更多的企业需要从日本采购光纤预制棒。2012年1月~7月,中国共进口光纤预制棒1200吨,其中70%来自日本。

是时候开始原始创新

制造中心对话语权的缺少导致了这种“依赖”局面的出现,这却不是大部分企业所擅长的“模仿性创新”所能解决的问题。

2010年,长飞公司提出新的战略:做突破性创新,完成我国产业从制造中心向创新基地的转变。“已经具备20多年的积累沉淀,拥有中国乃至海外市场的需求支撑,以及无需担忧的生产能力,”林锋认为:“我们不可能一直停留在这个阶段,产业升华已经具备条件。”

G.657.A2就是这种升华体系下的代表性产品。

光纤从骨干网延伸至接入网之后,光纤的工作环境在改变。“骨干网传输光纤受弯曲影响很小,但接入网环境不可避免地出现墙角、穿线孔、管道转角等弯曲处,对光纤的抗弯曲性能提出新的要求。”林锋指出,G.657.A2就是为此而生,目前中国电信、联通在FTTH入户工程段均要求采用此光纤。

此外,为了完善我国光纤产业的配套基础,长飞公司与云南锗业等合作研发适合光纤生产环节的CeCl4,目前该产品已经通过检测认证,长飞公司计划上马该产品线。林锋表示:“这可以一定程度上摆脱在原材料上对国外产业的依赖。”但制备光纤预制棒的核心材料SiCl4依然由较大部分需要进口。当然该产品来源途径较广,不会因为某一个厂商或者国家停止供应而影响生产。

在光纤、光棒、原材料、生产设备等多个领域的原始创新,长飞正在全面发力,并徐而图之。但正如我们所熟知的,其决定性作用的创新必然来自光棒产业。

目前业内有三种光棒制备工艺,源自康宁的OVD、日系的VAD、以及源自欧洲但在长飞手中发扬光大的PCVD工艺。在长飞选择PCVD工艺之初,中国光纤之父赵梓森院士亲自参与了三种技术的评估,他指出:“OVD技术中国缺少氦气与燃料,VAD技术住友合作意向有限,而PCVD沉积结构精确且飞利浦合作意向十分明显,且适合我国产业的需求。”即便今天,赵梓森所担忧的情况都时有发生:2011年,氦气被美方限制供应;VAD的话语权依旧被日方牢牢掌控。

林锋补充:“PCVD技术还有一个在时下更明显的优势:它精确的沉积结构使得它能为所有规格的光纤制备预制棒。”每一种光纤都需相对应的光纤预制棒,长飞目前拥有业内最齐全品种的光棒:包含主流的单模、多模光棒以及医疗等特种光纤光棒。

创新环境的诉求

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曾这样评价:光通信产业是我国所有产业中与国际领先技术差距最小的产业。显然,该领域的原始创新也是最值得期待的。

但这并不容易。“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但目前的市场环境却并不能为企业提供太多发挥空间。”林博士的观点指出了光通信企业突破性创新的障碍所在。三大运营商支撑了整个光纤光缆产业链,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给创新能提供同样“给力”的支撑,运营商对于新产品的应用十分“谨慎”,这从近几年的运营商对几种新技术的跟踪上可观一二。

前文所提的G.657.A2光纤,国内运营商应用时间点要晚于欧洲运营商。“而且,规模也不可同日而语,欧洲运营商是整个接入网全部采用G.657.A2,国内只有入户段使用。”至于新出品的更优越的G.657.B3光纤,可能还要继续等。

不仅光纤领域。比如,国内运营商刚刚开始集采100G,而Verizon在2009年已经开始部署;由华为提出,并在阿联酋、DT已经规模商用的iODN,国内仍然只在试点阶段……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运营商与我们一起做一些前期推动,以积累应用经验、信心。”林锋指出,“这可以给产业注入创新动力。”

“此外,目前的集采机制下,我们光缆只能做到不赔钱,有时还需要由利润不断下滑的光纤来补贴,投入的研发的资金受限。”林锋补充。长飞每年研发资金占收入比为4%以上,其他厂商基本为3%。而相比之下,康宁投入则高达11%,庞大的研发机构令国内企业难以望其项背。

作者:陈宝亮   来源:通信产业报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址加盟  |  我要建议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7-2012 光纤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400-6000-889  MSN:Fiber-smile@hotmail.com  E-MAIL:Fiber123@21cn.com
备案编号:粤ICP备07504274号